登录  / 注册
bet36体育在线老网站
父亲的菜园

作者:赵刚

 刘瑞成:父亲的菜园 

   刘瑞成:男,1957年3月生,河北省献县淮镇东刘庄村人,黑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,牡丹江作家协会理事。着作有长篇小说《苍龙戏凤》、《袁世凯情事》,长篇评书《苍龙薛平贵》在沧州市人民广播电台播出,新闻作品《亮出你的品牌》在《中国人口报》头版头条发表,并获中国人口新闻奖。





            
      可能是快到父亲节的缘故吧,昨天晚上梦到了父亲的菜园子,还见到了父亲用过的短把镰刀,醒后泪流满面。

     我的老家在河北献县淮镇刘庄村。父亲离开已经四十多年了,那时我还在上中学。父亲种了一辈子菜,年轻时给自己家种,一亩园胜过十亩田,但同样,一亩园出的力流的汗,远远大于十亩田。父亲身体比较单薄,那沉重的辘轳声伴着父亲的汗水,浇灌着每一畦的蔬菜,使我们全家勉强度日。解放后,父亲又给生产队种园子,父亲爱菜园,胜过爱我们,因为,那是全队一百多人的菜碗啊。
     湛蓝的天空飘着白云,父亲的菜园充满诗意,整齐划一的菜园杂草不染,那一畦畦茂盛的蔬菜,分明是一首首跃动的诗行,每一首诗里,都写满了对旧社会的恨,对新社会的爱。菜园,是父亲的生命,他几乎吃住在菜园,每一株蔬菜,都与他的血管相连,春天的小葱韭菜茁壮茂盛,夏天的茄子脆瓜硕大无比,秋天的萝卜白菜小猪羔子般壮实。父亲素日不苟言笑,只有给生产队员们分菜的时候,看到社员们心满意足的大包小裹把蔬菜拿回家享用,纷纷赞扬菜好时,他的嘴角才掠过一丝不易查觉得微笑。   父亲种的香瓜及青皮脆大而香甜,即使我这个父亲最小的儿子,到菜园里也不许随便吃,因为是公家的东西,只有分到家里的,才可以吃,占公家的便宜,没门。分的不够吃,又没有钱买,孩子嘴又馋,没有办法,只有半夜趁父亲睡熟了,我便邀几个小伙伴,去瓜地里偷,所说的爬瓜,确实名不虚传,你必须像猎犬一样,葡伏前进,借着淡淡的月光或星光,还有青纱帐棒子地做掩护。我俨然似一个军事指挥官,做战前动员,一、必须小心谨慎,不许弄出声,二、只许轻轻摘瓜,不许碰坏瓜秧,否则下次不带你。三只许偷个大的瓜,不许摘小的,能拿几个摘几个,不许祸害。



      伙伴们垂手而立,依计而行,每次都满载而归,又不露痕迹,虽然慌乱中根本不管瓜的生熟,只捡大的摘,有的还很苦,但伙伴们吃起来异常香甜。我们自以为得计,其实全然没有逃过父亲的法眼,见我们没有破坏瓜秧,又怕吓着孩子们,父亲没有吱声罢了。一年秋天,父亲种的大白菜丢了好几颗,一大早起来巡视,发现白菜少了,他硬是慢慢追了五里地,竟然找到偷菜者家里,把白菜要了回来。我不解的问父亲,你是怎么知道哪个人偷的呢?父亲轻轻笑笑说,秋天不是有霜吗?一大早只要有人在路上走过,总会留下痕迹的,只要你用心观察,总能发现。你以为你们几个小子聪明啊?我只是怕吓着你们,老子种的瓜再多,但哪几个瓜长在哪里,是否熟了,都在我脑子里装着呢。我伸伸舌头,吓的以后再也不敢去爬瓜了。
      父亲有一个宝贝,即短把镰刀,割菜专用。把手不到半尺,但刀头宽大,锋利无比。父亲用它割韭菜、茴香、小葱,我们老家的小葱可以割了一茬还能长。平时只要没有事情,他就围着菜园子转,详细查看每一株菜秧,比看我时亲多了,发现虫子捻死,发现荒草野菜,他会一刀下去连根除掉。有一次我趁父亲不注意,偷偷拿它去打草,还在伙伴们面前显摆,看我的刀有多快,一刀下去砍在一块砖头上,锋利的刀刃砍锛了一个口子,我怕极了,知道父亲的脾气不好,当我胆突突把刀放在家里时,还是被父亲发现了,他却没有骂我,只是害得他半宿没有睡觉,在昏黄的煤油灯下,一直磨刀至凌晨。

     准确的说,父亲正是死在了菜园子上。因为父亲种菜,还有一个差事就是卖菜,每到大集都要推着小车去淮镇卖菜,每次卖的钱都要一分不差的及时交给生产队会记。在一次卖菜的时候,不小心秤砣砸到了脚面上,一是没在乎二是没有钱治疗,慢慢发炎发生病变,最后导致离世。
     最无情的是岁月,最有意的是心境。父亲离开我们很久了,但对父亲的爱,时间越久爱意越浓。父亲一辈子没有享受过一天福,他的生命里只写满了两个字,劳作,愈是劳累,他心里似乎愈踏实,。年轻时用菜园养活一大家人,后来又用菜园给生产队百十号人丰富饭碗。脑海里从没有苦与累的概念。父亲一生连一张照片都没有留下,当时照一张照片,不到两两毛钱,要知道父亲每集卖的菜钱最少也有几十块钱啊,在当时绝对称的上是一笔巨款,父亲从来没有动过丝毫念头。但父亲山一样大的照片,就挂在我的眼前,挂在我的心里。




      在父亲节的日子里,儿子祝父亲,在天国里不再劳作,永远快乐!


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【责任编辑  卧龙令】


     

来源:采风网 发布时间:2019-04-19 编辑:卧龙令 副总编 点击量:14

[下一篇] 暮春拜访娘娘庙
[上一篇] 故乡的忧伤

评论

登录/ 注册
采风网 主办方:bet36体育在线老网站_bet36体育_bet36网址导航 Copyright ? 2015-2019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-1 冀ICP备15015400号-2

绑定会员信息

邮箱:
密码:
邮箱:
密码:
Another Modal